状元并非浪得虚名

2017-10-12 16:13:54 来源: 摘自《书刊报》2017年总第1314期

刘绪义

    最近,网上又传开了一条所谓两份名单的老段子:

    笫一份名单:傅以渐、王式丹、毕沅、陈沆、刘福姚、刘春霖等。第二份名单:曹雪芹、李渔、顾炎武、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蒲松龄等。

    两份名单各自有什么相同点?

    答案揭晓:前者全是清朝科举状元;后者全是当时落第秀才。

综合名单中人物的知名度,有人得出结论:读书无用。事实果真如此吗?请睁眼看看名单中的状元们,他们有多牛,是你想象不到的。   

傅以渐,清朝第一位状元,知名学者、史学家,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以清勤著称于世。他学识广博,精通经史,工于诗文,学者称星岩先生。顺治帝对傅以渐甚为器重,凡机务大政均与其磋商。

王式丹,积学嗜古,有盛名。59岁取中状元后,参与修纂《皇舆表》《佩文韵府》《一统志》等。数年间,凡翰林院重要文稿,皆出其手。王式丹为江左十五才子之首,史称其诗征材之奥博,使事之精核,运以排山倒海之气,琢以炊金馔玉之词   

毕沅,清代大学者,乾隆二十五年(1760)进士,廷试第一,状元及第,授翰林院编修,后任湖广总督。从政之暇,毕沅辛勤笔耕,著作等身,有《续资治通鉴》,又有《传经表》《经典辨正》等。世人能得其一方藏书印,视为珍宝。  

 陈沆,嘉庆二十四年(1819)中状元。清代吉赋七大家之一,被魏源称为一代文宗。民国诗人陈衍称其用人人能识之字、能造之句,经匠心熔铸,遂无前人已言之意,已写之景,又皆后人欲言之意,欲写之景。。其有著名的《一字诗》:“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一场笑,一江明月一江秋!” 

刘福姚,光绪十八年(1892)殿试一甲第一名。其性刚烈,为人正直,不阿权贵,故仕途不畅。任翰林院秘书郎兼学部图书局总务总校。

刘春霖,光绪三十年(1904)甲辰科状元,亦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名状元,所谓第一人中最后一人。刘春霖善书法,时称大楷学颜(颜真卿),小楷学刘(刘春霖)”。历任咨政院议员、记名福建提学使、直隶法政学校提调、北洋师范学校监督等职,曾两次到山东曲阜主持孔子大成节典礼,名噪一时。抗战期间,日本人拉拢他出任“满洲国教育部长”“北平市市长”等伪职,他保持晚节,坚辞不就。      

可见,名单中这些状元的人品才学无一是浪得虚名之人。相反,你不认识他们,并不是他们无用无名,而是你读书太少,见识不广。这也说明了名单制造者的价值观扭曲,将自己不认识的大人物,自作聪明地看作是他们没有名气没有用,并由此得出读书无用、学历无用等荒唐结论。名单的制造者采用典型的诡辩论,用那些落第人物中的特殊性,来比较科举成功者的普遍性。即从概率论,不要说状元,即便是进士及第者中,也多为高精人才且大多能流芳千古。相反,不中举者能被后人追忆者又有几人?曹雪芹绝对不会说学历无用,顾炎武、黄宗羲等人只是因为乱世没有参加考试而已,绝对不会说读书无用。任何时候,考试也是证明一个入能力学识的方式之一,我们只要尽力去做,做到最好、做到无悔即可,关键一点是要坚持正确的价值观。   

 

摘自《书刊报》2017年总第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