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学习成绩保证金”是精神虐待

2017-11-07 15:42:38 来源: 摘自《演讲与口才》2017年总第669期

犁一平

    不久前,有网友在网上发微博称,其妹妹在成都市金堂县某中学读初一,这学期刚开学时,班主任就要求班上同学每人交l00200元保证金,“保证学习不下降,如果犯错或者下降就扣钱,一般交100,不好管的交200元。”金堂县教育局回应称,目前,班主任已经将收取的2660元全部退还给学生,教育部门将进一步对这名老师进行调查,并将严肃处理此事。

    说得好听点儿,这又是“好心办坏事”,希望给学生一点儿压力,然后变成学习动力,形成良好的学习风气,养成自觉学习的习惯,至少也要防止学生放松学习,导致学习成绩下滑。老师的初衷是良好的,可是方法欠妥,这种拿“经济杠杆”施压的办法,未必能奏效,至少并非每个学生会感到有压力。说实话,随着压岁钱水涨船高,100200元保证金不算多,尤其对于家庭条件优渥的学生而言,这或许是一周的零花钱,不会变成“压力”,甚至会变成“炫富”的资本,在同学们面前更神气了。

    当然,这种做法却会对部分学生产生压力,部分要面子的学生会觉得迟早要丢人,只要学校组织考试,成绩排名出来以后,因为成绩下滑而扣钱,一定会受打击,精神受折磨,无法安心学习,更影响快乐地上课。因为担心成绩下滑而丢丑,部分学生终日焦虑,情绪受影响,精神受影响,注意力不能集中,反而影响学习,甚至留下心理阴影,是一个被忽视的问题。所以,这个办法看似可行,实则想当然,比较拙劣。这与不体罚学生的教育精神和宗旨相悖——虽然没有对学生进行身体上的惩罚,可精神虐待也是一种体罚,且后果很严重,不可小觎。

教育者的管理手段走到这一步,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一则行为本身违背了教育宗旨,滑入了体罚学生的泥潭,反而凸显教育者无力;二则新时代的学生难以教育管理,家长和社会也难辞其咎,不论是教育者还是教育机构,至今没有探索出一条教育独生子女的成功办法,而教育竞争却因为资源分配不公显得异常激烈,在现有教学体制下,唯分数论仍然是一个难以逃脱的魔咒,于是体罚和精神虐待同时存在,教育者为了排名常施教育暴力,事后严惩始终阻挡不住冲动的步伐。   

说白了,还是利益在作怪。学生成绩排名,不只是反映学生学习态度、学习方法,还事关教师和学校的利益,对教师而言,奖金与学生成绩挂钩,对学校而言,名誉、招生、校长评价与之直接相关,再者,与官员政绩和晋升也有关联,说透了,关心学生的学习成绩的出发点很功利,所以,教育管理学生的办法也不按常规出牌,就不足为奇了。而披着“关心学生”外衣的“教育暴力”必须引起警觉,以免伤害学生,造成无法补救的严重后果。

 

摘自《演讲与口才》2017年总第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