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安,易安,一生不安

2017-11-07 16:04:51 来源: 摘自《成长读本》2017年总第213期

 

    第一次读李清照,读的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般豪放之词竞让我误以为词人是一个豪迈男儿。直到后来,与她邂逅在盛夏的荷塘,我才知道这是一传奇女子。

    “常记溪亭日暮,兰舟徐徐前行,荷叶无穷碧,藕花别样红。三五少女坐于舟中,纤纤素手轻摇船桨,划破碧绿湖水,坐在中间的李清照仰首莞尔,自成美景。少女们醉于美酒琼浆,不料小舟早已飘荡进芙蓉深处,于是争渡,木浆击水之声惊起满塘鸥鹭,惊慌失措的天真模样,让我发笑。

    情窦初开的年纪,李清照遇到了赵明诚,从此温柔美好、心痛心碎都属此人。初遇时,少女“蹴罢秋千,慵整纤纤手”,偶然看到来访的赵明诚,一眼倾心。害羞的少女“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相恋时,两人常常依偎,于清晨携手逛花市。晨光细腻,落在李清照发问,路过多少花担,才“买得一枝春欲放”,却又“怕郎猜到,奴面不如花面好”,藏在身后,俏皮地笑。

    李清照对爱情的追求,是炽热大胆的,完全超越了当时的封建制度——“月移花影约重来是她热烈的爱情。试问在那样的年代,有多少女子敢于这样表达爱情?我希望她能永远沉浸在这样的幸福中,可随着书页翻动,我的心沉了下去。那阕痛彻人心扉的《声声慢》,开头十四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像纷飞大雪,掩埋了我的心。

    翻开历史,心中的痛楚再也压抑不住,喷涌成泪。苍天给了她丽容,给了她才情,甚至已经给了她最美满的家庭,可她却生错了时代。李清照的父亲被隔离出朝廷,必须携家眷回到祖籍山东,李清照和赵明诚不得不分居两地,见一面极难,李清照被思念蚀了骨、碎了心,眉头心头皆苦愁。或许她曾坚定地认为时间不是问题,毕竟少游词云:“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只是,她忘了这份爱情生长在什么样的时代。在纳妾成风的宋朝,千里之外的赵明诚亦没有长久地钟情于李清照,纳了妾,得知此事的李清照唯有苦笑。于黄昏后把酒,咽下眼泪,提笔写下“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可赵明诚没有回头。

    郭沫若说,没有爱情,不会幸福。于是此后李清照的词里,都浸透着满满的忧伤。

赵明诚的侍妾中,没有朝云那般女子,所以在赵家遭遇变故后,所有侍妾都离他而去,只有李清照还愿意给他安慰,给他温暖。她终于与他相守,屏居乡里,归来堂中,悠悠十三载。两人举案齐眉,赌书泼茶,研究金石学。讽刺的是,在赵明诚的爱情几乎淡于水的十三年里,却给后世人留下了最多的佳话。十三年后,赵明诚重返官场,几多沉浮,建炎三年,赵明诚离世,李清照人已半老,心碎成粉。   

李清照人生的最后一个坎——张汝舟,出现在她最无助的时刻。李清照伤心过度、卧床不起的时候,张汝舟频频来访,照顾李清照。张汝舟是个小人,他盯上的不过是李清照的藏书、古物、字画。张汝舟上门提亲后,李清照的弟弟答应了这门婚事,于是李清照嫁给了张汝舟。婚后,张汝舟不断向李清照索要珍贵的古物和字画,献给皇帝。在李清照拿不出藏品时,张汝舟竟对李清照拳打脚踢。看透了张汝舟的李清照,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告发他。她不惧封建社会的道德观念,带着枷锁与张汝舟对簿公堂。坚定而倔强的跪着,陈述着张汝舟的种种恶行,字字句句铿锵有力。这场官司,她赢了。可根据宋朝当时的法律,女子告夫,即使所述为实,也必须坐牢两年。于是这个生于鸿儒之家,从小才华过人的女子,在人生边上,进了大牢。可她无所畏惧,她从来都是勇敢的——她曾如此热烈地追求爱情,她也曾独自踏上汴京寻夫路。她要的是洒脱舒心的生活,永远都是,这一次也一样。出狱后,她独自生活。绍兴二十五年,这位词坛大家去世。

    合上书,我深吸一口气,李清照的一生,我已匆匆阅过。苍老的容颜,凄苦的晚年,让我无法相信她也曾幸福美好。易安,易安,却一生坎坷。我宁愿心底只停留着那个李清照,当年纯真无邪,泛舟湖上。

 

摘自《成长读本》2017年总第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