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吼妈”们,学着让爱回到慢时光

2017-12-05 15:42:10 来源: 摘自《现代教育报》2017年总4110期

戴微微

    中国母亲向来极具悲情主义色彩,尤其在“为了孩子好”的正义目的之下,教育须遵循的程序正义似乎都是可以忽略的,妈妈怎么教育都是“永远正确”的。因此,当“深夜吼妈”的段子刷爆朋友圈的时候,引发的不是全民反思,而是全民诉苦。

    不少人感叹陪读的妈妈伤不起。乃至近日,一篇题为《我做错了什么,要陪孩子做作业……》的文章走红,一时勾起无数中国妈妈的辛酸泪。“其实全世界的家长都一样。看到临近升学孩子还在看电影、听音乐,美国的妈妈也一样要吼孩子。”最近,三所美国寄宿学校的校长和招生官在上海等多地与中国家长分享“如何为孩子的未来做好准备”等话题,亦认为吼是“本能”。

    连美国妈妈都出来现身说法,有人更觉得“中国吼妈”简直义薄云天。不过,这大概就像自己打孩子、邻居出来劝个和,总不好意思指着鼻子说家长的错。在未成年人保护立法完备的欧美,如此深夜吼孩子,别说道德风险,法律风险只怕早就板上钉钉。

    德国教育学家第斯多惠说:“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学校教育如此,家庭教育亦然。教师的体罚固然是一种错,家长的这种“心罚”,有何裨益之处?弄得邻居睡不好、弄得孩子神经质,“深夜吼妈”这种欲速则不达的表演,简直恨不能在孩子的大脑里镶嵌一个“通识芯片”,一劳永逸地让孩子领跑在所有孩子的前头——只是,这种“狮子吼”的功夫,考量过孩子的身心特点、悯恤过孩子的情绪感受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现在扮演的“大人”.是我们小时候期待的家长角色吗?

    “深夜吼妈”的真问题,大概在于三个层面:第一,它放大了家庭教育的功利性取向。为什么要“吼”?说白了,家长是希望借助这种带有暴力色彩的威慑力,刺激孩子的理解与接受能力。这就好比武侠中的旁门左道,或许速成,却非王道。

    第二.它逾越了家庭教育的责任边界。如果“吼娃”成了主旋律,那么.是否意味着放飞自我的妈妈们.可以为达到目的而随心所欲?没错,教孩子是你的责任,但是,相较于“传授本领”,教会他们为人之道、生存之本,这才是家教的核心任务。想吼就吼,孩子的暴脾气会否依葫芦画瓢下去?

    第三,“深夜吼妈”还放大了社会化的教育焦虑。中国的孩子已经够辛苦的了,甚至BBC都曾关注过中国孩子不会玩的问题。白天课上忙、晚上作业忙,半夜还要被家长“吼”——如此“立德树人”,我们在教育强国的路上,是不是会越走越仓皇?

    尽管美国作家尼尔·波兹曼早在《童年的消逝》中就预言:社会文明与信息技术的进步,会让孩子的童年缩短、消逝——然而,我们仍希望家庭教育能以亲情的姿态,为跑偏的教育路径纠偏。“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家教如练兵,吼孩子不仅是无益的,更是露怯的。就像网友说的,“这哪是吼孩子?吼的全是自己无力掌控的失意人生。”这种“吼”,和逼着孩子实现自己的钢琴梦、画画梦一脉相承又荒诞不经。

    对很多中国孩子来说,他们的“父母梦”,大概就是“你若不吼、便是晴天”。教育终究是慢工出细活,一味加码加压,迟早不是多赢的格局。稍有心理学或教育学常识的家长大概都知道,平和的教育氛围、人本的教育环境,才是孩子成长的最佳土壤。生活匆忙、生命疲累,“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时光一去不返,但是,家庭教育懂得“慢慢来”、让爱回到“从前慢”的时光,不仅是中国妈妈、更是中国教育当遵循的诗意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