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家长作业”撕裂家校互信基础

2017-12-05 15:42:26 来源: 摘自《现代教育报》2017年总4119期

廖德凯

    因为一位家长的诉苦,引发了家长吼孩子做作业吼到心梗的讨论,家长面对家庭作业时的焦虑状态成为一个问题。而在家长朋友圈家长作业被热炒,并被视为学校教育家庭化的一个典型例子,家长对家庭作业的抵触情绪瞬间升温。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一项调查显示,81.8%的受访者表示身边有家长被家庭作业实为家长作业问题困扰,70.1%的受访者认为家长过多承担了教师的教育教学责任。家庭作业家长作业63.3%受访者认为是教师淡化教育责任意识,向家长转移责任。近八成受访者赞同取消家长在作业上签字。

    家长对家庭作业的态度,可看出家庭作业显然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是否真的达到了让家长“心梗”、做“咆哮教主”的程度,还有待考究。真正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家长对家庭作业的“痛恨”,直接影响到了对家校合作机制的怀疑,甚至产生抵触情绪;而一些老师则明里暗里嘲讽这些家长“不关心自己孩子”、“自己素质低怪在家庭作业身上”。这种相互间的不信任、不配合,比起家庭作业的争议更让人担忧,也更容易对孩子的成长造成困扰。

    任何一件事物都可能有其极端个例,吼孩子吼到心梗,诱因是孩子的家庭作业,根源却在于家长本身,这其实是一个家庭教育问题。因此,“心梗”的家长在辅导作业的家长中,只是一个极端个例。但这种极端个例,很典型地代表了许多家长对家庭作业“又恨又怕又不敢放弃”的心态,于是引起了极大的共鸣。在一番番的“血泪控诉”之下,家庭作业的负面效应被放大,其积极的一面被掩盖,并被逐步引向学校或老师推卸教学责任,让家长成为老师助教上来,引发了双方的信任危机。

    “‘个人性越是无足轻重越焦虑,越是焦虑就越容易产生从众心理。当个人的心理节奏,完全受控于市场运转节奏的时候,集体官能症就产生了。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张柠教授对焦虑产生的从众心理有精当的论述。而关于对家长作业的集体声讨,其实正是在对孩子教育的集体焦虑中产生的从众心理。许多人被“家长作业”这一标签吸引.心理节奏为极端个例所带动,却忽略了极端个例的个体问题,忽略了极端个例的实质原因。

    众人对家庭作业存与废的争议,至少在现在不可能有共识,但却不妨碍我们在现阶段进行积极调整。在家庭作业不可能取消的情况下,学校应探索如何让家庭作业与家庭教育相结合,家长应当学习对家庭作业如何进行配合和认识。有条件的家长自不必说,即使是没有辅导能力的家长,陪伴孩子做作业也并非完全的无用功,可以把陪伴孩子做作业视为亲子陪伴的过程。事实上,陪孩子做作业的机会并不多,到了小学高年级,孩子的自主独立意识强化,想陪也许都没有机会了。而这种陪伴恐怕比为孩子解决作业中的问题更加重要。

    因此,面对家长作业的焦虑和困扰,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长,都应当避免让它成为撕裂家校互信基础的因素,反而应当视为家校双方进行深度交流的一个契机。学校应当反思家庭作业的必要性和科学性,反思课堂教学的质量是否得到了保障,但家长也应正确认识家庭作业对孩子的正向激励作用,想办法让家庭作业成为孩子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重要途径。家长一味对家庭作业进行抵制和控诉,并无助于家庭作业向科学化方向发展,反而扰乱了孩子的学习认识,也容易损害家校互信基础,这是家校联动中的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