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的东西很廉价,但爱不是

时间:2019-06-13


 

 

     第一次主动想起来给母亲充话费是在去年,看到QQ红包里的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攒够了10元,就顺手给母亲充进了手机。没想到几分钟后收到母亲的信息:“闺女,刚刚突然收到l0元话费,肯定是哪个人粗心充错了号码,嘿嘿!”母亲的字里行间充满着喜悦,好像是捡了大便宜。我突然发觉自己不是一个心细的人,.从来没有主动给过父母什么,以至于我给她充的话费,她竟然误以为是陌生人充错了。     

    几天之后,我又给她充了一次,不出所料,母亲的信息发过来:“闺女,又有人给我充话费了,你说这个人是不是粗心得过分了啊!”当我第三次偷偷给她充的时候,她终于相信这一定不是巧合,我也不再瞒她。后来这样的事情又在父亲身上上演了一遍,不过父亲比母亲理智得多,第一次收到信息就跟我说,无论如何都得给人家退回去,我就没再匿名充第二次。

    于是后来我隔三差五就给父母充一点话费,从来都不多,就是l0来元钱,我不会觉得自己的钱少了,他们也再也不用费劲跑去营业厅。有人问我:“一次充个50或者l00元不就得了,干吗那么小气。”我当然知道一个月充5次10元,和只充一次50元是一样的,但这样的行为又何止是话费那么简单。

    有一次弟弟跟我说:“姐,你知道吗,你每次给爸妈充话费他们都好开心,给妈妈充了妈妈就开心,她会跟爸爸说闺女爱妈妈多一点;给爸爸充了爸爸就骄傲,说闺女分明是更爱他。”我能想象到两个年近半百的人,在晚饭后打打闹闹,为了l0元钱在争论谁更得宠,好像那条通知的信息不是话费通知,而是中了大奖。

    除了像往常一样三天两头的电话,如今我会偶尔买些东西送给他们。从大二开始我陆续发表文章,赚了一些稿费,就慢慢地脱离了对父母的经济依赖,如此一来,给他们买一些东西,倒也不会像从前一样精打细算。

    去年夏天,我去上海参加一个发布会,路过一个景点的时候,看见有卖围巾的,就给母亲买了一条。这个寒假回家,我看到她天天围在脖子上,还时不时地向别人说起这是女儿买的,那种骄傲的神情,像是我给她购置了一栋豪宅。

    对于爷爷奶奶也是如此,记忆中父亲很少给过他们贵重的东西,但三天两头去陪他们是少不了的。有时候只是提着几斤水果,有时候是刚做好的热腾腾的饭菜,或者只是发现了某种口味不错的咸菜,急匆匆地拿去给两位老人尝尝。其实更多的时候是两手空空,还得在爷爷奶奶家蹭饭,回来再顺便带点奶奶做的好吃的。

    爷爷奶奶土生土长在农村,我没有收到过他们给的贵重礼物。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吃到奶奶刚拔出来的萝卜,还有爷爷用一块块木头、一根根铁钉亲手做的桌椅板凳。我吃过多少美食,都不如母亲摊出来的煎饼香,就像是所有的辣,都不会像奶奶的辣菜一样辣得心里如同火烧,却还是忍不住再吃一口。那一屋子的手工玩具已经被封存起来,但我还记得当初的父亲有多认真,画了好多图纸才做出来。如今我坐在结实而又美观的桌椅前,却没有从前的那份喜悦。我知道,再也没有人会用几天的时间为我量身定做一套桌椅,从我的身高体重,到我的坐姿习惯,也不会等我长高了,他又不厌其烦地再设计一次,再做一套……

突然想起来一句歌词:“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盼个团团圆圆。”心里不在乎,给一干万元也等于零;若是在乎,一枚硬币也是爱。给的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你一直都在他们身边。

 

                             摘自《做人处事》2019年第10期